最新更新:

相关资源:

秦时明月同人小说:罗网——凤舞琉金伊人醉

作者:谁教的轻描淡写来源:用户投稿 时间:2012-05-07

小编寄语:感谢4399动漫网用户“谁教的轻描淡写”同学投稿。这篇秦时明月同人小说文很美,也很有想法。作为秦时明月之万里长城即将登场的罗网,大家是不是觉得神秘又冷酷呢?一起来读这篇美文。



第一章

生死江山归落,一枝春草,一夕话渔樵;
漂泊人倦久,一朝忍淹留,从无思情泪,唯有醉杨柳。
地平线深处泛起一阵鱼肚白,晚风吹化了孤独的冰霜,终于迎来了这一天,石兰站在山顶最高处,痴痴地凝望着远方,思绪随风飘向天际。
春的到来,给这个国家蒙上了一层刺不穿的迷雾,穿过雨帘,远处青山仿佛是一尊沉默着的巨兽,匍匐着等待吞噬这片土地。
山脚下,披着蓑衣,带着斗笠的人们,却丝毫不为这冷漠的雨而停止耕作的脚步。村庄在一片朦胧中,静谧的等待夜幕的降临。
小石兰窝在巷子口,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。三天前一场大火无情的包围在整个王宫,母后的目光充满了坚毅,宠溺的为小石兰戴上代表着魏国王后的鎏金凤舞项链,可小石兰的身体还太小,项链一直垂到她胸前。
以后,母后会变成这项链,永远陪伴在兰儿身边。小石兰分明看到了母后眼里噙着的泪花。
母后,外面的火好大,我们快逃呀。小石兰越发不安起来。
一双大手一把将小石兰抱起,小石兰挣扎着,哭喊着母后,泪水迷住了双眸,可母后的身影最终化为一点,消失在烟雾中。后来,带她离开的侍女小柔告诉她,魏国亡了,她不再是公主了。
黄昏渐渐落下,天际边缘惨红的余晖,仿佛当日王宫的火焰。小石兰心头涌上一阵恐惧,不由得坐倒在地,紧紧地拽着胸前的项链。小柔说是去找吃的,却不见了一下午。
不远处迎来两匹马,准确的说是两个人,一长一幼,长者过腮胡,一身武士装,少者目光炯炯,一脸正气,身着紫色短打。小石兰顿时警觉起来。少年似乎注意到墙角的小乞丐了,一个飞身下马,从包袱里取出一个包子,微笑着递给小石兰。小石兰怯怯的说了声谢谢,赶忙大口咬起来。少年牵起小石兰胸口的项链,好漂亮的项链。小石兰呆呆的望着他出神。回过神来时,已经是他们远去的背影和小石兰脑海里留下的少年如阳光般的笑容。
小石兰轻轻将包子藏入怀中,想着,小柔也饿了两天了。
兰儿,小柔一脸欢喜,看。只见她手里一袋热腾腾的包子。小石兰猛抓起两个虎吃起来,却在耳边听到一声对不起便再也没了知觉。
脑袋昏昏沉沉的,感觉身体在上下晃动。是马车,小石兰闪过一个念头,心里开始不安起来。
“那女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,给了那么多珠宝还闲不够.”
“是啊,这女娃娃咱可得特别管教咯。”
“要不是死了一个,才不花着冤枉钱。”
“赵大人的事谁干搞砸。”


第二章
良久,马车安静下来。小石兰被一个人粗鲁的扛到肩上,丢进了一间小黑屋。身边同样是6、7岁的女童,足足有二十余人。
女孩们陆续醒来,哭声回荡在阴冷的屋内。小石兰也恐惧万分,便也随她们哭了起来。
门开了,便随着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“吱”声。一道剑光从墙上闪过,哭声骤然消失在夜色中。
“别再让老子听到一点声音,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。”一个高大如虎的黑影束在门口,月光反射下,剑上发出一阵阵寒气,震慑的女孩子们蜷缩成了一团。
到底还是孩子,虽然惧怕,却也睡得着。
接连几天,“几只老虎”一直在训练她们列队,仿佛将要迎接什么大人物。
这天,林子深处传来一阵鸟惊声,女孩们被要求分列在林道两边,谁也没敢出声,大家压制着因紧张而紊乱的呼吸。
那是什么样的仗势,父王出巡也不过如此。朱色轿子被八个大汉抬着,轿子前后各排列着几十余人,个个体壮如牛,面色威严。想着,小石兰脑海浮现起父王带她出宫游玩的情景,却没听到“转身”的命令。朱色轿子里传来尖细刺耳的声音:“带上来。”
小石兰被一把抓起,仍在了轿子前。瘦小的石兰吓得匐倒在地,面前高出几倍的大轿子就像一只猛兽。
“抬头.”轿中人幽幽的发令了。
小石兰忍着疼痛与恐惧,缓缓抬起头,努力寻找轿中的视线。
“哼哼,胆子够大啊,我喜欢。”一阵让人窒息的尖利笑声从纱帘中传出。林子里“啪啪”的飞起一群受了惊的鸟。
小石兰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。
随后,女孩们纤细的手臂被刺上了一只丑陋的黑色蜘蛛,尽管一万个不愿意,谁也不敢反抗。
“这就是罗网的标志,你们将是罗网的秘密武器,”一声利笑之后,“你们就是为了罗网而活!”
惊心动魄之后,他留下三个人:传授文学与时事的铁面,教授剑术的铜面以及穿一身血一样鲜红的轻纱外衣的舞姬红舞。


秦时明月


第三章
这里不是书院,所谓的传授便是随手可打的教育模式。几乎每个女孩子身上都有那么几道不堪入目的剑痕。
身为公主,小石兰格外较弱,身上的伤疤自然最为刺眼。但也正因为肩负着复仇大业,小石兰十分刻苦,从头到尾都没有因为疲惫而哭过。但是每当圆月挂上树梢,小石兰就会望着出神,比她年长一岁的秋冰便会轻轻搂她入怀,小石兰便自此称她为姐姐,对于自己的身世也毫不隐瞒。
这里的“课程”还要求实战以测试水平,而这对姐妹便是其中的佼佼者,二人也是不相上下。
至于舞蹈,本就有底子的石兰自然是红舞的“德意门生”。一曲舞罢,众人的眼里永远满是佩服,但谁能肯定着写目光中没有嫉妒呢?而同为舞者,红舞对于女孩子们身上的肩上时极度不满的,在红舞的“庇护”下,铜面的剑和铁面的戒尺似乎都有所收敛。
在一切进展的如火如荼时,林子里来了一位白衣少年,他是极少出现的,但他却是女孩们的轻功师傅。一位眉清目秀,高雅不凡的少年的出现,无疑为乏味的生活增添了一丝别样的风采。他是白凤。
女孩们对于轻功可谓是狂热万分,秋冰常笑她们到底是为轻功还是为白凤。至于石兰,她是个好强的女孩,就冲着肩头的担子,她也要全力以赴。而秋冰自然也不会被落下。
八个春秋一晃而过,女孩们已经可以追上只使出七层功力的白凤。但这里可不包括两个要强的女孩。
今夜的月色格外清澈,石兰有坐在床头望着圆月出神,或许今天的训练太过劳累,秋冰也已经进入梦乡。这里有夜禁,没有人敢在深夜出门半步。但今夜是在难熬,石兰终于忍不住推开了房门。

第四章

恰到好处的风实为畅快,石兰真不明白为何要夜禁。舞者偏爱宁静的环境,红舞的房间自然就是去后山的必经之路。石兰施展轻功从红舞房门口经过,却冷不丁听到从屋内传来的娇喘声。懵懂的少女好奇心泛滥,一个飞身上了屋顶,悄悄掀开瓦片,留出一条线,正当石兰要凑上去看个究竟时,一个白影从不远处闪过,速度并不是太快。石兰心想林中除了白凤便没有白衣之人,可白凤是定不会只有这般速度,石兰顿时警觉起来。以石兰的实力足以追上白衣人。一段追踪之后,石兰惊异的发现以来到山顶白凤偶尔居住的小屋。石兰徘徊在门外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突然,屋里响起一声清脆的凳子倒地的声音(天哪~凤少自杀了???)。石兰心中更加不安起来,推门而入。之间屋内的白凤伏倒在地,面无血色,白衣上分明是一道道的血迹。
“你,你怎么了。”石兰焦急的扶起白凤。
白凤却一把推开石兰:“不用你管。”
“我必须管,”石兰也是一个倔强的人,“受伤不是耻辱,男子汉就要勇于接受。”
白凤也没有再说什么,仍由石兰为他脱去白衫,有细细的清理伤口,然后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条布,熟练的为他包扎好。看着石兰专注的眼神,白凤不由得有一种心疼感在心底绽开。
东方渐渐泛起一次微红,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的面颊。石兰站在屋外,默默凝视着天空每一寸变化。多少年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日出了。从山顶上一扫而下,山腰、山脚以及远处的村落尽收眼底。山腰那块土地石兰再熟悉不过,可此刻却免得如此陌生。
“我喜欢这样的感觉。”身后传来白凤的声音。
“嗯。”白凤想来不苟言笑,这会儿却主动发话,难免让石兰无所适从。
“我…是不是很没用。”白凤压低了声音。
“怎么会,你的轻功超群,是人人都佩服的呀。”石兰有些困惑。
“我的羽刃还不够强,我的速度还不够快,”的确,这是一个优秀武者对自己应有的要求。
但此刻,石兰却越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。她只有注视着渐渐跃上山头的朝阳。
 

秦时明月


第五章
“今早起得早啊。”秋冰试探道,可怎么听都带着一点酸。难道自己与白凤一并过来被她看到了?石兰在心里暗暗揣测。
白凤受伤的事是绝对不能提的。这日的课程改为组队测试,秋冰怨石兰有秘密不说,非要和石兰一较高低。无奈之下,石兰只好应允。
出于内疚,石兰故意慢上半步。秋冰一脸得意,似乎刚才的不快早已消散。已近黄昏,秋冰被一群女孩围着,推推嚷嚷回庄了。石兰无奈的笑笑,忽的发现胸前空空。忙不迭的向林子奔去,到处都没有,石兰额角的汗珠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,在草叶上顺势而下,消失在土壤里。
“你是在找这个吗?魏国公主。”迎面一白衣男子缓缓而来,手中泛起点点金光的分明是那条让石兰牵挂的项链啊。
“我…”石兰一把夺过项链,慌慌张张的转身逃开了。
身后的男子嘴角扬起一个温柔的弧度。
接下来几天,一切风平浪静。石兰开始还后悔没拿包扎之恩和白凤做条件,看来这真是多余的。白凤,越来越神秘了。
秋冰近日却对轻功特别热衷,石兰便刻意疏远白凤。但殊不知,越是这样,却越是让人难以忘怀。
说好林子里见的,却又不见人影,石兰心里暗暗抱怨。突然,林子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。石兰小心翼翼的向声源靠近。
女子一把扑入男子怀中,恋恋的不肯放手,男子面无表情,冷冷的甩开了她的手,留下一个可以冰冻整个世纪的背影。
那是…秋冰和…白凤!!!
石兰躲在树后,心里有一种道不出的滋味,她只想逃离,逃离。

共6页 上一页 1 2 3 4 5
广东快乐十分